新聞資訊

新聞資訊

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新聞資訊

獨生子女家庭隱痛:我們深愛兒女,可他們愛我們嗎?

 獨生子女家庭隱痛:我們深愛兒女,可他們愛我們嗎?

隨著現在獨生子女越來越多,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,恨不得把所有的愛都給他們,故而造成兩極分化,不管出于任何原因,子女都應該孝順、尊敬父母。

——讀文君

我們這代人正在經受獨生子女時代帶來的傷害:


我記憶猶新地記得,2016年10月4日晚九點,國慶長假第四天,廣州一所著名大學任教的老友在電話中泣不成聲,斷斷續續講了很久才弄清事情的原委:10月1日清早,他們夫婦倆乘高鐵前往南京,看望在南京大學中文系就讀的女兒。


行前為女兒準備了很多她愛吃的零食,比如蛋塔、酸奶什么的,打算給女兒一個意外的驚喜。沒想到見面之后卻碰了一鼻子灰:女兒不僅沒有一點驚喜,反而滿肚子怨氣,責怪父母為什么不經她同意就去南京,對她極不尊重。


媽媽說我們想念寶貝女兒了,可女兒說天天微信,還有什么好想的,你們的感情也太泛濫了。


爸爸說媽媽第一次到南京,叫女兒陪去轉轉,女兒回答說和同學約好了,要去蘇州玩,讓爸爸媽媽自己玩,然后就匆忙而去……夫婦倆在南京轉了一天,越想越不是滋味,索性高鐵返回廣州。老友在電話中問我:龍兄,你說我錯在哪里?我不知怎么回答……


我今天從太原趕回佛山,原本想和老家來的老同學見面,也盡地主之宜,沒想到情況也幾乎一樣:他們女兒今年九月剛剛考到廣州一所大學就讀,國慶專程來廣州陪她??膳畠翰⒉活I情,只顧玩手機,想去宿舍看看,也不得進去。


問其為何如此冷漠,女兒說一是有代溝,二是爸爸總是批評她。見話不投機,老友裝著想回去,沒想到女兒卻變得興奮,馬上進攜程網幫他訂了回家的火車票……老友說:現在的孩子和我們這代人不同了,當年我們讀書,有家人來探望是多么的高興啊。他流淚,我也流淚……

汪峰在《存在》中唱的,以前我似懂非懂,今晚完全懂了:


多少人愛著卻好似分離


多少人笑著卻滿含淚滴


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


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


是否找個借口繼續茍活


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


我該如何存在……


幾年前我去哈佛大學做學術交流,發現費正清研究中心有學者在研究一個課題:如何與未來中國打交道?

我問為什么要研究這個問題,美國學者回答說:30年后,人類歷史將迎來一個由獨生子女組成的國家,這個國家不是小國而是大國,他們將如何與世界相處?這是福音還是災難?美國學者必須為世界研究預案。我現在明白了美國人的遠見……


我發了一條微信,沒想到一石激起千層浪,很多朋友紛紛議論和全文轉發,閱讀量高達20多萬人,有1500多條評論。


一位佛山母親從美國發來的短信特別讓我感動。她這樣寫到:


龍老師好!幾個佛山朋友都在轉發你的那條關于獨生子女的微信,我一邊讀一邊流淚。你兩個朋友的經歷我感同身受,只是悶在心里從來不說出來。說實話,我憋得很苦,今天索性說出來。


我是一位單親母親,38歲那年就獨自帶著8歲的女兒生活,不說含辛茹苦,也歷經了很多女人沒有經歷過的酸楚。為了讓女兒不受父親出走的影響,我以全部的母愛來呵護她成長。


女兒從佛山九小到佛山一中,成績都非常優秀,是標準的學霸。高考以佛山前5名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核物理專業,畢業后又考入美國芝加哥大學,博士畢業后在美國從事研究工作。


我女婿也是上海學霸,年紀不大,就已經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了。他們有一個四歲的兒子,上海的爺爺奶奶在美國照顧了兩年,今年6月回上海去了。


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女兒和他們處得不好,經常吵架。曾經擔任上海廳級干部的爺爺一怒之下帶奶奶回去了,還說再也不來美國受罪了。

無奈之下,女兒、女婿多次給我電話求援,讓我去芝加哥幫他們帶孩子。我退休后單位返聘,有一份不錯的收入,心情也很好??紤]到女兒的處境,我最后下定決心到了美國。但在這里的每一天都很難過,人生地不熟倒是其次,主要是女兒、女婿幾乎很少和我交流。


他們早出晚歸,回家只想睡覺,周末也是在家睡覺,只有我一個人忙碌。好像我做什么都是應該的。到了假期,他們帶上孩子出去度假,讓我一個人留在家里。我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?到底是美國改變了他們?還是獨生子女都是這個德性?


我女兒、女婿的收入不錯,還經常給非洲窮人捐錢。我幾次提醒他們說:舅舅、姨媽家在湖南農村,生活艱苦,你們給非洲黑人捐錢,是否也可慮資助這些親人一點?女兒女婿的回答讓我震驚:非洲窮人更需要幫助。幫自己的親戚不是慈善,沒有意義……


我真不明白女兒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:無情無義,冷漠得不可理喻!是我的家庭教育失敗了嗎?如果說是我文化不高,不會教育子女,那么女兒的公公、婆婆,一個是政府官員、一個是同濟大學教授,怎么他們的兒子也是如此?


國慶那天,我親家在電話中說:你辛苦了,我們都被獨生子女害了。我們讓他們自己請保姆,你回來過你自己的日子,別理他們了……


親家的話有道理,但我于心不忍。


那年高考,我在佛山一中校園外面悄悄守候三天,一心祈禱女兒考試順利;收到清華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個晚上,女兒摟著我淚流滿面地說:媽媽,這些年您太辛苦了。我以后有出息、有能力一定要好好報答您的……


那時我是多么的開心,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非常值得。女兒的話,讓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黑夜……可是,當女兒已經有了出息的今天,我的內心卻歷經從未有過的傷痛。她是否還記得她說過的話?是否記得媽媽為她所做出的一切?


我如此深愛我的女兒,她愛我嗎?


讀完這位母親的信,我堅信一點:這不僅僅一位母親的追問,而是一代中國人的糾結。而這樣追問和糾結,都需要兩代中國人來回答。

论理片